外劳开档抢客不计利润削价 本地商贩叫苦

外劳开档抢客不计利润削价 本地商贩叫苦

巴生中路大巴刹外劳反客为主抢滩当老板,并且不计利润大抛售,抢走本地商贩生意,令本地商贩难以营生,生意一年不如一年!

据了解,中路大巴刹自1995年开始启用,近5年来外劳抢滩的情况日益严重,而且因他们生活水平较低,可不计利润削价抢生意,令本地商贩无法招架,生意每况愈下。

大巴刹目前共有约900个档位,其中由外劳经营的档位便占约30%,且日益扩张。

巴生公市各业商会主席翁进财与总务许研兴针对巴生市议会宣布将于6月1日起调涨租金一事,带领记者前往实地了解巴刹情况,以及会员与商贩所面对的问题。

许研兴表示,中路大巴刹目前可说是“内忧外患”;对外,面对毗邻雪州发展机构(PKNS)商业区与霸级市场的竞争,在内,则有大批外劳抢滩,令本地商贩的生意越来越难做,每年平均流失30%的生意额。

他说,在巴刹经营生意的外劳以持有联合国难民证的缅甸籍外劳为主,占约60%,余者则是孟加拉与印尼外劳。这些外劳早前也都是本地商贩的员工,之后在老板结业后,再租下档位自己做老板。

市会商会联手取缔

“我们必须坦言这确实也涉及商贩本身转租档位的问题,而商会可说是夹在中间,但我们绝对愿意与市议会配合,包括提供相关资料,携手取缔非法经营的外劳。”

他表示,这批外劳主要是经营蔬菜生意,因为有了之前打工的经验,他们一般都会数个档位合租运输罗里到士拉央批发巴刹取货售卖。当有了一定的生意额后,他们又开始扩充生意,使到租下与经营的档位越来越多。

“由于外劳的生活水平不高,一般他们可不计利润削价抢生意,令本地商贩难以营生。”

翁进财:严重打击本地商贩 租金起加重负担

巴生公市各业商会主席翁进财表示,外劳抢滩严重打击本地商贩,再加上大巴刹顾客流失,市议会调涨15至20%的租金将加重本地商贩的负担与压力,促请当局检讨并降低涨幅至8%。

他促请市议会有必要加强取缔外劳经营者;虽说,部分转租的业者会出面维护外劳,但市议会不应就此作罢,反之应探讨一切可行的方案与条例,全力取缔外劳。

“我认为市议会在执法时应召集所有相关小组展开联合取缔行动才能彰显效果,包括执法小组、执照小组、产业管理小组与法律小组,联合出动援引各组可行的法律与条文取缔外劳。”

另外,他也希望市议会一旦推行任何新措施,应当先与商会商讨与交流,避免先斩后奏,出现不协调的情况。

“商会迟至本周二才接获市议会针对罚款制度与调涨租金的书函通知,而当局早于5月中便在巴刹内张贴通告,商会事先完全不知情。”

调涨租金需改善基建 助商贩争取更多客源

翁进财表示,市议会调涨租金无可厚非,但同时也必须要改善大巴刹的基本设施与卫生条件,以为商贩争取更多的客源与生意。

他指大巴刹目前的基本设施大多损坏不堪,而且卫生情况欠佳,间接流失了不少顾客。他促请市议会有必要改善与加强清洁卫生、道路、照明设施、水供与保安方面的工作。

据观察,除了巴刹四处可见未清理的垃圾外,厕所排污系统失灵,导致污水四溢的情况也相当严重。

“而且清洁承包商的工作态度不够认真,他们反而更注重在收取可变卖的再循环物品上。一般可见,清洁工每天上午8时开工时先收集可再循环物品,午后才收拾垃圾至下午4时便收工,导致许多垃圾都无法及时清理,堆积一旁。”

许研兴也指大巴刹的保安不够森严,尤其是A座与B座的闸门在晚上都不曾上锁,以致常有别处的罗里驶入大巴刹并将垃圾丢在大巴刹垃圾槽内。

“他们一般都是傍晚至晚上时分进入大巴刹丢垃圾,甚至可以说外来的垃圾还比巴刹的垃圾更多。尤其是在水果季节时,便可见到垃圾槽堆满榴梿壳。”

翁进财也建议市议会应在大巴刹空旷地点设置一些儿童游客设施或休闲区,以吸引更多顾客到大巴刹购物。与此同时,在外也要设立更多路牌,协助推广与促销大巴刹。

许研兴:长期面对水供不足 批发巴刹商贩四处“扑水”

巴生公市各业商会总务许研兴表示,大巴刹自启用后便长期面对水供不足的问题,其中批发巴刹的商贩须四处“扑水”备用。

他说,批发巴刹每天都会分阶段制水,该巴刹的营业时间是从晚上7时至早上7时,而一般的制水时间是在凌晨4时开始至中午12时。

“在2001年,市议会曾设置雨水收集系统,但因保养不佳,系统使用不到两年被损坏,水供不足的问题始终无法解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