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消失的生物、食与农:人类活动已超过了自然可持续回复的界限

作为人类生活基础的食与农

在人类发展历史过程中,我们目前的时代处于怎样的阶段与位置?从世界人口变动趋势看,过去一百年全球人口增加超过四倍(20世纪初约16亿人口,2012年已突破70亿人)。一百年前全球人口增加速度非常缓慢,但20世纪却异常膨胀。再者,近年来能源消耗增加速度高于人口增加速度,能源消耗剧增使得人们很大比例地依赖石油与煤炭等化石燃料,排出大量二氧化碳等所谓「温室效应气体」,造成全球气候变迁。

如果今后还继续这样的状况,气候变迁一定会造成严重的后果,说不定百年后人类社会将遭遇难以想像的困境。不止气候变迁问题,人口急速增加背后也带来地球物种急速减少的问题,我们正走向地球史上罕见的大灭绝时代。随着20世纪之后人类大繁荣,地球失去三分之一热带雨林,地球上接近两成物种灭绝,这已经是如假包换的「物种大灭绝」。

一般人对于此事可能不会有什幺感觉,但依照估计,可换算为每年地球物种消失近四万种。依推测,地球过去曾经历五次物种大灭绝,但每一次时间长达数十万年到一百万年以上,即便规模最大的白垩纪,当时物种灭绝速度也不过十几年一种(0.1左右),平均而言每年约0.001种(1000年消失一种)。因此,像现在这样每年消失四万种的灭绝速度,其实是前所未见的恶化(日本环境省2010年)。  

人类也是地球物种之一,人类当然也该为物种消失负起责任,追根究柢解决问题,对于现今如此剧烈的变动,我们应该如何思考?我认为我们必须将焦点重新放回最根本之处。人类社会存在的基础无非是「食与农」,从这里延伸出去重新看待世界,在今天来说更为重要。因此探讨物种灭绝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重新探讨「食与农」的含义,进行彻底反省。

支撑人类生活的基础架构——食农金字塔 

从食农角度理解人与自然(环境)的关係之际,生态系金字塔的概念相当有用。所谓「生态系金字塔」乃是运用立体图示方式说明生物界食物链(吃与被吃的关係),用生物量方式呈现物质与能量流动状况(图1-1)。例如,以游牧为例,牧牛需一百头才能养活二十人,养一百头牛需要牧草五百万株(约需要1平方公里的面积),将这些需求图示化表现即生态系金字塔。食物链代表生物与其生存所需基本条件的关係。所有生物都不能孤立无援和外界以及其他生物划清关係,而是在各种关係中生存着。人类同样也生活在自然生态系中,同样适用「生产者(植物)」—「消费者(动物)」—「分解或还原者(微生物)」这种概念化的相互依存循环模式。

用这种方法我们就可探讨今天人类建立了什幺样的食物链与生态系金字塔。  

首先,全球基础粮食生产中三大主食穀物稻米、麦、玉米各7∼8亿吨,合计22.5亿吨(根据2012年FAO统计)。家畜方面,牛约14亿头,羊约11亿头,猪约9.6亿头,鸡约195只(根据2010年FAO统计)。然后,近年来全球渔获量维持横盘状况,但主要鱼种捕捞几乎都已过度或已达到极限(根据2010年FAO统计,全球总渔获量约9000万吨)。

不断消失的生物、食与农:人类活动已超过了自然可持续回复的界限

就土地利用状况而言,全球陆地面积(133.8亿公顷)约36%为农业用地(约49.7亿公顷,其中耕地约13.5亿公顷、长期作物地约1.1亿公顷、长期牧草地约34亿公顷),森林约31%(41.7亿公顷),其他(沙漠等,共40亿公顷)。简单说,全球陆地约有3分之1是农业用地,森林与荒地各约3分之1。大多数森林资源都作木材、薪炭材与纸浆用途,大概除了沙漠之外的土地都是人类利用的对象。这便是目前全球土地利用概况。  

至于人类一般生活内容,全球平均状况是:一个5口之家一年大约消耗羊与牛合计共1头,猪约3/4头,鸡约14只,鱼约643kg;所利用的土地方面,这个家庭大约需要1公顷耕地生产粮食才能供应其食用,牧场约2.6公顷,森林约3公顷(假设所有森林都可以被人类使用)。  

上述可知,从食物链与资源利用的角度观察,人类千百年来确实已建立整个地球的庞大资源利用金字塔。人类在这个金字塔所处的位置,在过去一万年间惊人地扩张膨胀。  

如前述,人类数量在这几个世纪急速增加,近来越深刻的环境问题,已经从地方方尺度扩展到全球尺度,可说是因为人类活动已超过了自然可持续回复的界限。人类过度使用自然的状况,透过了「生态足迹」(ecological footprint)来提醒世人,显示出人类活动已经逐渐超过大自然负荷能力(环境容量)。这个指标综合评价了人类活动对环境产生的负荷与影响,也是地球生态系再生能力能否恢复平衡以及永续发展的指标(详细部分,请参考WWF日本分会之网路公开资料)。

书籍介绍

《食农社会学:从生命与地方的角度出发》,开学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桝潟俊子、谷口吉光、立川雅司等编着
译者:萧志强丶锺怡婷丶林朝成丶王伟纲

随着工业革命与资本主义的兴起,公民退位为消费者;生产者与消费者、农村与都市的矛盾逐渐拉大。继之二战后由美国主导的发展主义与对环境、生态的不当掠夺,后果就是层出不穷的食安问题、粮食问题,甚至危及人类生存尊严。

本书集结日本食农专家的十四篇专论,探索食农议题的各个面向以及建构新伦理,让读者再度从消费者化身公民,夺回自主权。

食与农从人们对饮食认知出发,藉另类食物选择(网络)的呈现,扩及农业生产、品种改良、食品加工、厨艺呈现的统整并触及各类的矛盾,甚或基因改造对人类社会与自然环境的冲击;延伸人民生活在乡村的种种可能,意味着地方社会的再认识,地方并非空间场域而是归属、记忆、认同、味觉、风土与习惯的形塑之处。

不断消失的生物、食与农:人类活动已超过了自然可持续回复的界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