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劳大逃窜比山洪可怕 大取缔重挫金马仑农业

外劳大逃窜比山洪可怕 大取缔重挫金马仑农业

金马仑取缔行动令外劳集体大逃窜,过去外劳满山的情景不再,农民缺人手开工叫苦连天,堪称“取缔海啸”比“暴雨山洪”更破坏菜园农务。

金马仑蔬果花卉农耕向来需要外劳协助,但外劳申请手续繁琐,得到“正牌”外劳不易,促使不少农民私下聘用非法外劳工作,延伸出外劳非法开发土地及从商的问题。

马华金马仑区会秘书陈永耀向《》透露,取缔行动虽捉走181名外劳,但实际上许多非法外劳已事先躲避,甚至逃离金马仑避风头。

合法外劳也被捉

“现在只有合法准证的外劳员工才敢留在金马仑继续务农,但许多园里的工作需人手操作,取缔的后续影响非常严重,导致大部分菜园严缺人手。”

他指出,周日被抓的外劳有部分是有准证的合法外劳,按照规定“正牌”外劳须随身携带准证副本,就能在过往的取缔中相安无事,但本次却一并带走,须雇主拿正本准证索人。

身为农民的他坦言,政府执法向来松懈,使部分外劳涉足非法开发及做生意,并非导致洪灾的主因,但政府在洪灾后需人手复原农务时前来执法,让菜农雪上加霜。

他敦促政府简化金马仑农务外劳的申请手续,使为国家赚取外汇的金马仑农业能够迅速获得充足且合法的人力资源,以长远解决农民外劳短缺的困境,同时放宽政策鼓励务农。

对于外劳非法开发和经营生意的问题,他认为,政府应考虑如何将执法做到位,如增派公务员监管金马仑森林开发,而不是一阵风来扫荡。

移民局副总监促雇主 交出非法外劳免被控

移民局副总监(控制组)拿督沙吉昨日劝诫非法外劳的雇主,在12月31日前,主动交出雇用的非法外劳“换取”免控金牌。

“自周日取缔行动后,该局将在近期内扩展行动对付雇用、保护或匿藏非法外劳的雇主,违法者将被控上法庭接受重判。”

他说,违法雇主此前只是接到移民法第56(1)条文的罚单,而该局日后将以第55条文及55(e)条文下被控,罪成则以外劳人数每人1万令吉罚款。

每日结算薪资

他坦言,要揪出非法外劳幕后的雇主,比捕捉非法在国内工作的外劳更难,虽当局可派员搜集证据,但聪明的雇主会避免主仆关系浮出水面,如每日结算劳工薪资。

不过,他仍希望雇主合作,选择简易的方法,雇主将不会被控,而只是被开出罚单,非法外来则被遣送回国。

菜农●陈祥水:准证难办被逼雇佣

金马仑菜农多数扮演老板角色,需要处理的工作甚多,一般只负责监督和管理菜园,耕种工作交给外劳协助,可是却面对外劳准证难办的问题,人手不足非得要聘用非法外劳。

渗透在金马仑的外劳中,大多数来自尼泊尔和孟加拉的属于合法外劳,但也有来自不同国家的非法外劳,如领着难民卡到大马的缅甸人。

如今大规模取缔,造成逾半金马仑菜园受影响,许多菜农每天自己亲自收割成熟品,缺乏人力之下,部分甚至无法继续翻种。

我相信菜农不会配合交出非法外劳,因他们都需要劳工协助农耕,希望政府尽快合法化外劳,完成6P漂白外劳程序填补金马仑的短缺。

菜农●纪添贺:严厉取缔非法开垦

政府在灾难发生后,把责任推卸在农民身上,却不曾反思国家政策的问题,农民需外劳开工,却不批准合格的工作准证,之前的6P漂白外劳程序,交钱后却没有获得准证。

排队两天空手回

我的朋友之前亲自到吉隆坡移民局排队2天,都无法获得批准,金马仑菜农面对外劳短缺,只好聘请非法外劳,若政府提供一条康庄通道去申请外劳,金马仑的菜农必将全员争取。

在金马仑开发新地段的必然是财团,本地农民基本上没能力,当局若执法严厉,还有谁敢非法开地?他们索取贿赂中饱私囊,对问题视而不见,直到出大事才前来对付。

当局把非法开发问题怪罪在非法外劳,展开取缔行动导致人心惶惶,大家都不该在此节骨点上开工,最后或因为蔬菜供应缺乏,或导致国民吃贵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