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过世后,我很难过,却又觉得「鬆了一口气」⋯⋯

妈妈过世后,我很难过,却又觉得「鬆了一口气」⋯⋯

同事离职前,把她转介给我。

第一次谈话里,她好几次有意无意地露出手腕上一整排的刀痕,让我想不注意到都很难。

虽然这幺说很奇怪,但那种感觉就像在「展示战利品」般,搭配她看似云淡风轻的浅笑,真有说不上来的诡异。

第一次谈话结束后,我拨了通电话给同事,她听了哈哈大笑,接着很严肃地告诉我:「她在试探你,看你够不够关心她,值不值得她信赖。」

我恍然大悟。

在第二次的谈话里,她的动作更加明显,我顺势正色看了她的手腕一眼,然后望向她,缓缓地说:「我有注意到妳手上的疤痕,如果妳準备好想谈谈这些疤痕,可以随时打断我。」

当下她虽然只有微微点头,没多说什幺;但特别的是:在那之后,她不再刻意展示它们,直到两个月后。

「这一刀,是我现在的男友有一次彻夜未归,清晨才回到家后,我把自己关进厕所,用刀子划的。」

她用右手轻抚着左手腕上某一道疤痕,悠悠地说。然后,开始细数每一道疤痕的故事。

我一路静静听着,时不时瞄一下她的神色。

「那这一道呢?」我用手上的笔,轻轻指向一道特别明显,却被她刻意略过没提到的疤痕。

她叹口气后,沉默了好半晌,「这一刀,是在我十八岁那一年,妈妈强硬反对我跟当时的男友交往,我威胁要离家出走,却发现这一招没用后,在妈妈面前划下的。」

她缓了缓情绪后,摇头苦笑地说:「第一次割腕,力道没拿捏好,差点真的死掉。」

但更令我震惊的是她后面所说的。

「没想到,妈妈看到我割,不是冲上前来阻止,而是抢过我手上的刀片,往她自己的手腕上划得更大力!我被吓到说不出话来,顾不得我自己手上的血不断涌出,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我一直跟妈妈说『对不起』,然后母女俩抱在一起痛哭。」

我不知道她自己有没有发现:时至今日,即使已过数年,当述说着当时场景时,她语气仍颤抖着。

后来,在她大学毕业前,母亲坠海身亡,虽然大家都说妈妈是「不慎失足坠海,是意外」,但她心里很清楚:这不是意外。

她读小学时,父母即已离异;哥哥跟着爸爸,她跟着妈妈一起生活。但母亲一直无法接受离婚的事实,常常极力讨好父亲,希冀能够复合;也每每在感受到父亲的坚决且复合无望后,情绪就会暴走,时而歇斯底里,或不惜以死要胁周边的人对她妥协。

「在爸妈离婚后,妈妈私下总把爸爸骂得一无是处,她描述里的爸爸说有多可恶就有多可恶;但每逢爸爸来探视我时,她又极尽所能地表现热络。」

她再度无奈地摇头叹气,「有时候,她还会故意趁爸爸来的时候,在我面前说:『是爸爸先不要我们的,所以爸爸根本不爱妳这个女儿!』」

当婚姻关係用如此不堪的方式结束,其中一方为了想积极争取子女的「同盟」而丑化另一方在孩子心目中的形象,是很常见的现象。因为他们深怕:如果不这幺做,会不会有一天,不只婚姻没了,连孩子都弃自己而去?

「老师,对不起!虽然我知道这样讲很不孝,很不应该,但我必须诚实地说:妈妈走了以后,我的确很难过,但是更强烈的感觉竟然是『鬆了一口气』……」

「我猜想:那种感觉,像是从此不再需要因为怕妈妈生气而不敢与爸爸有太多互动,也毋须顾虑妈妈会不高兴而无法挑选自己喜欢的伴侣。妈妈的爱,后来已经成为一种勒索与羁绊,是吗?」

我缓缓地把每一个字说清楚,虽然她没正面回应,但泪珠已经不争气地滑落脸颊,代她回答。

「可以的话,我想邀请妳的男友下次一起来谈!」谈话结束前,我说。

她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如果我评估得没错,在你们的亲密关係里,他可能正过着跟你以前一样的悲惨生活。差别在于『妳以前是受害者,结果现在不小心变成加害者』,所以他需要好好被关心与照顾一下!要不然万一承受不了,真的跑掉怎幺办?」我故作严肃地说。

她总算破涕为笑。

当父母的婚姻陷入困境或冲突,孩子是最容易被捲入「三角关係」的人。

有许多父母总以为孩子年幼,好摆布,甚至错以为孩子是父母的财产,可当作婚姻谈判的筹码来运用,于是孩子感受到的大多是「我不重要」、「爸爸(或妈妈)不爱我」,或是「爸妈在乎是否能顺利离婚大过在乎我的感受」……等。

另一种常见的状况,则是把孩子当成父母的「情绪配偶」,例如:在婚姻关係中受挫,心理上习惯找孩子「取暖」,获取慰藉;或是如前述所说:进一步争取子女的「同盟」而丑化另一方在孩子心目中的形象,却也间接剥夺了孩子与父母双方维持互动与建立亲密的权利。

对孩子而言,扮演父母的「情绪配偶」时,会有一种「至少有机会保有某一方的爱与认同」的错觉,但到头来会发现:为了争取这份爱与认同,表达对母亲(或父亲)的「效忠」,孩子时常得僭越亲子关係,扮演起情绪照顾者的角色,不愿看见父母不快乐、生气、失落、难过,以为那是自己的责任,所以父母对孩子的「情绪勒索」也伴随而来,使得孩子无法做自己,并发展出许多扭曲的感受,也啃噬亲子关係。

年幼时的我们,因为势弱而难以抵抗父母加在我们身上的一切!我们对父母的爱是如此的纯粹,一方面渴求他们的爱,另一方面也希望看见他们彼此相爱,以至于为了父母,我们愿意做任何事,任何牺牲,只要他们能过得好,并且愿意爱我们。

但亲爱的孩子,我想对你说:我们对父母的这份爱,值得好好被珍惜,而非被滥用。

父母在婚姻里的困境,需要回到他们自己的关係里去处理与面对,而非透过我们获得救赎;唯有这样,他们才能真诚面对彼此、不逃避。

因此,学习辨识亲子关係里「情绪勒索」的讯息,并洞察这些讯息背后的目的与需求,然后重新选择不同于以往的回应方式,适度划出情绪界限,便成了很重要的功课。

当婚姻关係遇到瓶颈,为避免孩子涉入过多,照顾父母的婚姻关係,记得时常问自己以下问题,将答案写下来,并完成下面的表格:

最后,记得告诉爱你们的孩子:亲爱的孩子,你辛苦了!你没有义务承担这些,这是我们自己该解决的难题。你也不用被迫选择「效忠谁」,因为无论我们最终结果如何,即使是分离,都不会减损我们对你的爱!

孩子需要父母明确而具体的讯息,才能好好安心地在关係里长大,并且知觉到自己毋须耗费过多心力在照顾父母的情绪,牺牲自己来介入、解决父母的婚姻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