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这份工(一)‧吴岫颖为爱远嫁丹麦‧坚持让孩子学中文

妈妈这份工(一)‧吴岫颖为爱远嫁丹麦‧坚持让孩子学中文母亲节,是现代子女向母亲致敬的日子。没有母亲哪有你是个不争的事实,女人一旦决定打“妈妈”这份工,从此以后,孩子的笑,是她的快乐;孩子的哭,是她的悲伤;孩子的一举一动,皆牵动着她身上的每一条神经。孩子,将是她一生的事业。妈妈这个角色,绝对值得致敬。在丹麦生活的吴岫颖9年前在没有爸妈的护航下,毅然把自己归零,从学习丹麦文开始,融入丹麦人生活圈子,每一次的过关斩将彷如重回人生考场;如今在童话王国当起妈妈的她,不但重新执笔为《》撰写亲子专栏,更义无反顾地坚持要孩子学习中文。在这一个丹麦妈妈的身上,我们看到她那坚定不移的光辉!十多年前是大马媒体一份子的吴岫颖,到中国求学时结识了来自北欧童话王国的年轻小伙子克力斯汀(Kristian),两人从相知到相爱,为了当初许下厮守一生的诺言,她孤身只影远嫁到丹麦。她决意嫁到他乡的那年是2001年,在童话王国的首都哥本哈根落户。你若不晓得哥本哈根,也一定听说过丹麦童话大师安徒生笔下的“美人鱼”吧!从岫颖嫁到丹麦的数年岁月间,生活就有如童话故事里的主角般,会为思乡而流下如“小美人鱼”的晶莹眼泪,更经历寒冬,犹如“丑小鸭”变作天鹅般,从一个陌生的过埠新娘,蜕变成美丽可亲的托儿所保育员。她的新生、新角色从哥本哈根开始,每当遇上文化冲突时,她选择深呼吸,学习入乡随俗,“回到家就做回自己,这点先生很了解,也很配合。”她于3年半前“升级”为人母,生下大儿子乐阳(Leo Leyang);5个半月前,她为孤单的长子添了个弟弟乐熙(Benjamin Lexi);这个时候的她正处于长达一年的产假中,今年11月方复工。为炊事忙昏头“乐阳目前上幼稚园。老二希望可以在一岁后排到托儿所的位子。”未复工,她已对11月以后的事忧心忡忡了,这就是做妈妈的细腻了。“说实在的,时间都不够用。”目前,小儿子晚上每隔两个小时起来吃奶一次,导致她严重睡眠不足,翌日又起早送老大去幼儿园,中间时段陪小儿子玩;下午再去接老大回来,之后就是煮晚饭做家务的时间。“之前只有一个小孩还算应付得了,现在我难以想像11月开工后的情况,先生上班,我要负责送两个小孩出门,再赶去上班,下班后又得赶在保育院关门前去接小孩。”这,正是一根蜡烛两头烧的写照。在大马度过青春岁月的岫颖坦言,在大马的好处是,随时可以出外用餐或打包食物回家,“丹麦生活水平高,如果每天出去吃,财政肯定出现赤字,为此,每天开炊是必要的事。”每天都得做饭,对她来说相当棘手,“乐阳比较挑食且不太敢嚐鲜,加上我所熟悉的丹麦食材不多,能变通的花样根本有限,所以拟定菜单是相当困扰的。”遇上波折自然会想起家乡的好,“若是在大马,至少吃的选择多样化,无需每天为菜单烦恼啊!”这就是在海外当妈妈的困难,全得凭一己之力承担、解决、完成,乐观来说,这样的环境反倒造就了全能妈妈!孩子请别生病人世间,深情与至诚,莫过父母对子女的爱,这种情境在孩子生病时最能显现出来。“这里看医生要预约,而且医生用药态度很保守。”她透露,几个月前,乐阳高烧40度不退,拨电给医生,对方只说先观察,直至4天后才预约到时间,“当时先生需要上班,我只能一个人拖着一个生病无力的小孩,加上一个婴儿去看医生。”诊断后,医生说是呼吸道发炎不算太严重,建议再观察,急得像热锅上蚂蚁的岫颖已按捺不住,直问医生:“发炎不用服抗生素吗?”拿不到药不离开“医生竟说没必要,让小孩身体自己抗病毒最好。”这就是亚洲与欧洲在用药方面的差异性,“可是,他当时已经病了4天,4天里没食物下肚,这怎幺行啊?”当时,她下定决心拿不到药就不离开,与医生理论,耗了半天后,医生拗不过这个大马妈妈,最终开了一帖药方,岫颖又是一番折腾,又抱又拖地风尘僕僕赶去药房买药。“老大吃了药第二天就退烧了,你说嘛,是不是应该服药?”我们可以理解她当时既担心又难过的心情,“我真恨不得能马上将孩子带回大马求医。”说到底,在丹麦将近10年,她始终无法认同丹麦医疗系统的制度化且缺乏人性,她气呼呼地说:“看一次医生要等病情严重,而且还不一定开药。”母爱不分国界身为妈妈的眼睁睁看着孩子因病受尽折磨,这种在绝望中的挣扎,令岫颖每次回大马都大量买入“保婴丹”等药物,带回丹麦以备不时之需。每回遇上孩子生病,她也不惜老远地求助于母亲,也常常拜託家人寄中药给她。凡事皆有正反两面,是光明是黑暗端看个人怎幺想,“一个人在丹麦的好处是,我可以完全以自己的方式养育小孩。”根据她的经验,分娩初期若母亲没办法即时泌乳,除非当地医生诊断宝宝情况不好,否则都是让宝宝饿几天,直到母亲开始产奶汁了才给宝宝餵母乳,她说:“正因为是自己带孩子,我才可以决定和坚持餵纯母乳,身边没有长辈因为担心小孩吃不饱而施加压力。”在异国当地妈妈,岫颖看到两地最大的分别是,亚洲国家家庭观念比较强,家人之间往来较频密,所以大马妈妈较幸福的是帮手特多,“然而,我相信妈妈就是妈妈,所有对孩子的担心与期望,是不分国界的。”丹麦随手都是童话在丹麦,当地最常进行的亲子活动是带小孩到户外玩,“这里有很多户外游乐场,不然就在家玩乐,例如对打、扮家家酒、唱歌跳舞、画画,或者帮妈妈煮饭扫地等。”在这童话王国里,人们的生活离不开阅读,“安徒生、格林兄弟的童话故事都有。”岫颖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将丹麦文的童书中译讲述,又或者自编故事,“乐阳最近喜欢听反射自己生活的故事,他会要求我讲述熊妈妈带小熊去上学的故事,我就把孩子的一天生活简述,将人物换成小熊,简化流水账的故事情节。他挺喜欢哦!”目前,她最为专注的是孩子语言学习,“只希望他们能说好华语!”这些年来,最让她高兴的,是乐阳除了以母语丹麦文与公公婆婆沟通之外,在岫颖的苦心经营下,乐阳亦可通顺地用华语和妈妈对话,见到外公外婆也不必比手划脚,岫颖的坚持,绝对是值得的。与大环境对抗在这坚持学中文、讲华语的过程中,她坦言,最大的挑战是与大环境对抗。老实说,很多人都败下阵来。“我唯一的做法就是只和他说华语,不停地说,直到他会为止。”儘管丈夫克力斯汀也曾在中国待过一段日子,但岫颖直言:“他中文没学好,只是略懂,也无法与孩子用华语交流。”孩子的公公婆婆也很支持这个大马媳妇的做法,两人觉得这是给孩子的最佳礼物。【热点新闻:2010温馨双亲节】/副刊‧报导:王芷萱‧2010.05.0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