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这份工(三)‧冼书瀛:母亲笑容暖心

妈妈这份工(三)‧冼书瀛:母亲笑容暖心旅美服装设计师冼书瀛(Zang Toi),自小就喜欢母亲那迷人的微笑,她灿烂的笑脸像太阳般温暖每个人的心,她更凭着一张笑脸,成了村里最受欢迎的女人。这个不可替代、刻骨铭心的笑脸一直伴随着冼出国留学、在纽约打拚。最终衣锦还乡,全归功于从妈妈身上学到常存善念、常说善语,以微笑对生活,时刻抱着凡事皆美丽的心态!外界习惯叫她“Mama Toi”,每回见到冼妈妈,大伙总围着她团团转,一句“安娣,最近好吗?”大概是最常问的一句话,冼妈妈总是一派温和慈祥答说:”好好好……你们呢?”她待别人家孩子的亲切如同对待自己孩子,让人倍感温韾。全村最受欢迎与她或坐或站着聊天,最让人有踏实和安心的感觉,因她脸上总带着温暖人心的笑容。人间最温暖的地方,莫过于妈妈微暖的怀抱;人间最慈祥的地方,莫过于妈妈关爱的眼神;人间最悸动的时候,莫过于妈妈展露迷人笑容。冼妈妈展露的笑容,正像冼书瀛最爱的茉莉花般,流露出淡雅清香,让整个纷纭杂沓的环境少了杂音,多了份悠然。不管你的年岁有多少,只要沉浸在母亲温暖的笑容里,每个人都仍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而冼妈妈的笑脸便映在刚刚懂事的冼书瀛幼小的心上,“很小时候我就辨识得出双亲间的不同,爸爸性子属火爆,妈妈则是常常笑逐颜开。”小冼书瀛很快就发现到,妈妈的笑口常开和一颗善心,也赢得了村里所有人的爱戴,“她对村里的每个人都那幺亲切,让她成了整个瓜拉吉赖(吉兰丹)最受欢迎的女性!”冼很早就发愿,要像妈妈般常存善念、常说善语,要用微笑面对每天的生活,“不论在哪种情况下,只要挂着一张笑脸,礼貌地说声‘请’或‘谢谢!’做起事来必定顺畅无阻。”坐在一旁、身着冼这次从纽约带回来的新製旗袍的冼妈妈,静听我们的开心对话,当我用华语转告冼对她的讚美时,冼妈妈胸有成竹地说:“不管是哪个年纪,不论是对孩子、对工人,还是对外人,只要凡事看开一点,以平和的心对待之,就很容易开心了。”凡事皆有度凡事皆有度,气大则伤身。冼妈妈有生气的时候吗?“一定会有生气的时候的!”冼急忙代妈妈回答,这答案儘管让妈妈笑成一团,也仍温柔地回说:“多多少少都会有的,端看个人用甚幺心态待之;人性善恶参半,我们只要择善而行,就不会轻易对人生气了。”惟有智者才所择皆善,而老天爷也对这个妈妈报以善意。在冼妈妈眼中,7个孩子从来不会给过她气受,她亦不需为他们操心,她轻描淡写地说:“以前的孩子都很容易带大啊!”“妈妈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做了一个完美的示範,也形塑了我的个性。”他在母亲面前呵呵大笑说道:“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每个人都喜爱与我一同合作,不论是在大马或是纽约!”冼的这个说法,既符合传统孝道,又让妈妈感觉到无限的荣耀。少小离家老大回尚记得,首次离开家门是20多年前的事了,18岁的冼书瀛要出发到机场,飞离吉兰丹赴加拿大唸书当天,“爸爸妈妈不能同时离开正在经营的杂货店,所以,两人之中只有一人可以送我到机场。”由于父亲拗着要载冼到机场,母亲只好把机会留给丈夫,母子俩惟有在家里做了人生首次的告别。冼从此带着对妈妈的思念,飘泊五湖四海追求理想。提及首度的分离,冼妈妈坦言:”那是高兴与想念参半!”不过,冼妈妈从来就不为冼在外头的生活而操心。“家里的孩子多了(共有7兄弟姐妹),自然形成大哥大姐照顾弟弟们的局面,结果每个孩子从小就懂得自己照顾自己,对他们是相当放心的。”在加拿大期间,冼抱着怎样的心面对新生活?“当一个人被送到国外去唸书时,你是完全没有其他选择的,只知道自己要坚持下来,做个成功的生存者。”母亲,不仅仅是家中的事务总管,更是全家的心灵支柱,“我常想念着她!”最怀念家常菜从初次离家到现在,冼书瀛心中最忘不了的是妈妈的笑容,最惦记的是妈妈的拿手好菜。在国外独自生活的情况下,早已把冼训练成烹饪高手,“每逢特别思念妈妈时,我就会亲自下厨煮几道妈妈常煮的菜,吃顿有妈妈记忆的小食。“妈妈煮的东西是一流的!”他透露,最想念的拿手好菜是冼家远近驰名的海南鸡饭、粽子,还有他的最爱:猪腰。“猪腰的煮法,就是坐月子所吃的麻油姜片猪腰,只要家里煮这道菜,妈妈一定会留给我一个人吃,其他兄姐都不能碰哦!”冼妈妈接着答腔:“只要是他喜欢吃的,我都会留给他。”能够品尝到妈妈做的菜,是一种幸福!说到她的拿手鸡饭,冼妈妈不以为然地说:“以前煮鸡饭是件很简单的事,只要有饭、有汤、有肉就是一餐了。”她谦虚地解释:“可能以前少东西吃,所以,孩子们都爱上家里煮的鸡饭……”在旁的冼听罢,立即插话说:“不同,妈妈煮的鸡饭是与众不同的,妈妈用的是真正传统的做法!”接着下来,冼可是认真地解开冼家鸡饭的秘诀,“妈妈煮鸡饭的手法是鲜少人採用的,首先把米掺合鸡油、蒜、班兰叶、盐、生抽,再用鸡汤来煮,煮成饭后,再倒入葱末及姜末,饭香味顿时溢满厨房!”最爱吃鸡屁股他接着说:“只要一碗饭,佐以辣椒酱就已是美味的一餐了。”冼妈妈家传的辣椒酱同样独具一格,首先将红辣椒和蒜、新鲜姜、盐、酸柑、鸡汤混在一起,放到搅拌器内搅和即可配饭吃了。哗,这不是闹着玩的,他真的从妈妈身上学了不少东西,“这当然啦!这些秘方都是我从小在妈妈身旁偷师学来的,而我最爱的鸡部位是鸡屁股,哈哈哈!”在旁的冼妈妈也承认,笑言:“是是是,他最爱鸡屁股了!”新的时代轰然而来,庆幸的是,老去的味道在冼家并没有退场,反倒是冼家兄弟把妈妈的海南鸡饭发扬光大。家人欢聚时光冼妈妈如同家里看守幸福的守护神。冼书瀛表示,他家人在一起最常做的事,不外是在早晨时光,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用餐聊日常琐事,“这时光特别令人怀念啊!”人生当中,幸福并非必然,全赖妈妈超强的凝聚力,使得冼家保有永恆的幸福。冼指着不远处的兄弟们,说:“你看,大家一起享受着妈妈做的家常菜,愉快地聊天,这是多棒的事!”隔在地球两端对话这种欢乐时光特别快过,即将与妈妈作不知第几回离别的冼透露,每当回到纽约,挂念起妈妈时,他会按捺住思念的情绪,直到纽约夜晚时分,才给身在地球另一端的妈妈拨个早晨电话。提及两母子的远距离对话,“我们俩可说是无所不谈的,内容全都围绕在家人,问候父亲啦,聊兄姐们的事啦,妈妈则会关心我在纽约的日常生活。”此时,冼妈妈亦笑言:“只要我问甚幺,他都会老实回答的啦!”冼则插话说:“最近只是两週没有拨电给妈妈罢了,她就主动拨电给我了,还说:妈妈想念你!”妈妈主动说想念,令冼倍觉感动!“老一辈的华人妈妈都非常传统,很难听到妈妈会对孩子说‘想念你’。记得去年,我一直在外跑动,有一阵子忘了给她捎上消息,妈妈等得心急了,就主动联络我,还对我说‘想念’,这是很难得的事呀!”不管孩子是在万里之外,还是咫尺之远,双双的挂念是零距离的,“别说书瀛在那幺远的地方……”冼妈妈指着在身边的书沦说:“这个住在吉隆坡,只要一週不打电话给我,我就会找他了。”“当你爱着一个人的时候,不论是亲人,抑或好朋友,彼此儘管不见5年还是更久,你都一定知道有人在那儿等候着你,这就是所谓的‘真爱’!”为母设计旗袍熟悉冼妈妈的人必定知道,她最爱的是冼为她设计的旗袍,每回从纽约归国,冼书瀛必定为她带回一件新旗袍,“他这次带回了4件,我都非常喜欢!”冼妈妈喜上眉梢地说。採访当天,冼妈妈所穿的全黑旗袍是上一季的秋系列,穿出妈妈那个年代的风华。旗袍,一直是冼送给妈妈最寓意深长的礼物,而冼最难忘妈妈为他做过的事又是甚幺呢呢?“记得13岁那年,妈妈带着小冼书瀛乘搭火车前往吉隆坡,与兄姐们一同庆祝生日,那是我首次离开家乡,所以毕生难忘。”他万万没想到,长大之后,必须与妈妈作最长最远且频密的分离。在这即临的母亲节,冼只想对妈妈说:”我们7兄弟姐妹有你当我们的妈妈,是最荣耀与幸福的事!”至于冼妈妈,她最大的期待是孩子们健康与快乐。这看似简单、平凡的祝福,却是最真实的爱!【热点新闻:2010温馨双亲节】/副刊‧报导:王芷萱‧2010.05.0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