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料暂无法取代人力 82%国人 拒“3D”工作

机器人料暂无法取代人力 82%国人 拒“3D”工作
报道:许世平

机器人料暂无法取代人力 82%国人 拒“3D”工作

外劳在烈日曝晒下挥汗工作。

根据民意调查显示,82%的受访者不会应聘肮脏(Dirty)、危险(Dangerous)辛苦(Dull or Difficult),“3D”领域的工作。

不过,36%的受访者,则表示假如待遇好及受到尊重,他们会接受“3D”领域的工作; 其中有者从事体力劳动的粗重工作,有者还参与粪坑或排污管的艰难工作。

64%则表示拒绝从事此类型的工作,有些人却是基于年龄,或缺乏年轻人敢于拼搏的冒险精神,而不会考虑从事涉险的工作。

《》是对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批评年轻人拒绝从事艰险肮脏的“3D”工作,而展开一项抽样调查。 

对于谁能有效承担3D工作的问题?26%认为外劳协助解决;20%认为可由机器人代工,54%则表示没有意见。

机器人或取代人力

谈到机器人代替工人的“潜在”危机,却是另一项引起讨论的趣味问题;一般人认为,好些工厂实施自动化,已经减少聘请劳工,一些先进国家甚至还出现“无人工厂”,将来可能会有愈多工作会被人工智慧的科技取代。

他们还说,有些城市的餐馆还应用机器人提供传递服务。

不过,对未来10年,“谁”会抢走他们的饭碗的问题,有28%受访者认为“外劳”是他们竞争对手;8%则认为他们的工作机会可能会被机器人取代,有者还说,50年或100年,会像科幻电影那样,智能机器人会大规模崛起。

82%指“不需要”更多外劳

根据一些报章报道的反映,将来不仅危险、肮脏的工厂车间,或枯燥的餐厅饭店等服务行业的工作将被机器人取代,将来,德士司机会被谷歌的自动驾驶车取代,机器人手臂也将会淘汰亚马逊仓储的物流员工。 

当然,有64%的受访者则表明,“学历更高,经验更好的人”会搬走他们的乳酪,也只有那些更有创造力、沟通能力、技术含金量更高的职业才不容易被别人取代。

政府应创造新市场

对最后一项问题:“是否需要引进更多外劳”?82%受访者均认为“不需要”。

一名受访者认为决策者必须摈弃旧思维,不应再以引进外劳的单向思维,解决劳力短缺的市场问题;而应该设法增值。

随着劳动力减少,物料成本的上涨,产品生命周期的缩短,政府应该拟订新的策略,应该像德国推动工业4.0的策略,创造新市场。

机器人料暂无法取代人力 82%国人 拒“3D”工作

民调反思:人力资源须转型升级

对“3D”领域的就业市场展开的民意调查,激起我们的反思,就是工业4.0,那就是德国欲掀起的第4次工业革命。

德国政府提出高技术战略“工业4.0”,就是通过互联网及智能化,创建新的生产规划及新的产业链模式。

其实,人力资源变得越来越来珍贵,我们不能再浪费在重复及知识技术含量低的工作上,而必须转型升级,提升生产效率,鼓励企业通过3C:计算(Computing)、传输(Communication)及调控(Control),创造更大的价值。

在智能型的工厂,机器人负责组装作业的比例不断提高,生产线上的普通员工也会被迫离开,只有那些能拥有优秀技能经验,敢于打破禁锢,有越界实力的知识型员工,才能走向新的天地。

面对一个充满机遇与挑战的崭新未来,我们的政府的确应该有更尖锐预察力,引领我们奋发前进。

机器人料暂无法取代人力 82%国人 拒“3D”工作

谭丽红

执行秘书●谭丽红:女性不适3D工作

女性其实并不合适3D的工作,就算机器人代工,也难于胜任,因为有很多死角,机器人是没法做到最精致, 还是人力比较灵活些。

工厂要实现全自动化,还需耗费巨额投资,就算应用机器人,也还需靠人去操作及操纵;机器人只能辅助,不能替代全部的工作流程。

只有技术含量低的工作,才会被外劳或机器人取代。

机器人料暂无法取代人力 82%国人 拒“3D”工作

萧福来

执行秘书●萧福来:机器人未完全取代

机械化或自动化,还须靠人力设定及调控操作;机器人只能完成部分的工作,要全面智能化,还须多等待些时日,在未来10年,我们还不会被淘汰。其实,我们有足够的人力资源,不必急于引进更多的外劳。

机器人料暂无法取代人力 82%国人 拒“3D”工作

胡果元

红茶园素食餐馆东主●胡果元:不应对外劳存偏见

应该给那些落后贫穷国家的低阶层人民有工作的机会,国内的一些工厂、餐馆及农场其实都须聘请外劳。

蕞尔小国的新加坡,需要招聘高端的技术员工,而发展中国家的马来西亚,也同样需要引起技术娴熟及非技术两种类型的外劳。

我们不应该对外劳存有偏见;这些外劳来自经济落后国家,我们其实应该同情他们的处境,他们离乡背井到异地谋生,我们应该以理性态度对待他们,只有小部分的外劳惹事生非,或会作奸犯科。

机器人料暂无法取代人力 82%国人 拒“3D”工作

许世德

弘达仪器有限公司董事主席●许世德:年轻人漠视技职教育

我们的技职教育系统落后,很多年轻人都漠视技职教育,而阻滞工业化的进程,因此,我们未能摆脱对低薪外劳的依赖,一直在低附加价值产业链上徘徊。 

观念引领潮流,但政府的工业蓝图缺乏前瞻指引,政策和税务奖掖不到位,公共建设停滞后,私人企业更没有余力去做自动化及智慧化的产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