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劳宿舍厮杀‧3人遭割喉放血‧动机不明‧1伤者被捕

外劳宿舍厮杀‧3人遭割喉放血‧动机不明‧1伤者被捕(槟城7日讯)为数不明的缅甸籍外劳窝里反,在宿舍里关起门来大厮杀,其中3人遭割喉放血惨死在“血河”中,另一人受伤被警方扣留。由于没有目击者,警方仍在调查兇手动机,以及涉案者的身份及人数等。这宗恐怖血案是于週二早上约9时,发生在槟城发林某组屋底楼的外劳宿舍。3名死者及一名伤者都是受聘于公寓的管理层,在该处当清洁工人。初步了解,案发宿舍于早上约9时发生争吵,数名外劳关着宿舍大门大格斗。公寓居民浑然不知,约半小时后,一名外劳惊慌逃出宿舍,头部披血身体多处受伤,跑到保安亭求救。保安员马上拨电向民防部队求救。民防部队接到投报后,派出救护车火速赶到现场,队员向伤者询问详情时,获知宿舍还有人受伤,马上赶到宿舍施援。岂知,宿舍大门一打开,现场血红一片,3名死者遭割喉流出的血,简直可以用“血河”来形容。疑是兇器的一把小刀也“漂浮”在血泊中,命案现场的恐怖程度,让经验丰富的救护员也愕了很久。兇器漂浮血泊中宿舍到处是血,3名死者躺在血泊中,救护员见状马上急召警局。大批警员法医近三四十人,立刻封锁现场调查。据悉,警方已为命案现场的唯一生还者录口供,但警方发现他前言不对后语,口供有疑点,因此将他扣捕,包扎伤口后,再将他送到槟城医院治疗。目前,生还者仍惊魂未定,警方仍无法掌握确实的案发经过,只有等到生还者录取详细口供后,才能确定干案动机。传伤者精神异常杀人案情传出多个版本,有说是外来的外劳袭击死伤者,也有说血案里唯一生还者精神有问题,在病发时将3名死者杀死。由于没有人目击案发过程,警方仍在调查血案动机。目前,血案的关键人物只剩一名生还者,但现场有消息传出,指生还者是兇手,患有精神病,病发时将同住一屋的3名死者杀死。宿舍犹如“血房”初步检尸结果显示,3名死者遭割喉,导致失血过多丧命。法医布宾达星在现场受询时说,兇徒使用的凶器相信是在血案现场起获的5寸长菜刀及一把肉刀。至于更确实和详细的死因,仍须等候解剖报告出炉。兇手下手狠毒,如宰鸡般将3死者的喉咙割破,血流成河,宿舍犹如“血房”,整地都是血。连当了数十年警员的颜康民也说,很难见到类似的可怕谋杀案。到场调查指挥的颜康民,在记者会上加强语调,指血案现场的恐布情况。“里面(指外劳宿舍)真的很多血。”传生还者弒兄血案中唯一生还者与其中一名死者是亲兄弟,一同飘洋过海到大马打工已有多年。据居民透露,被警方扣留的生还者和其中一名叫Asan的外劳是亲兄弟,一直都在公寓当清洁工人。他们说,目前兄弟俩一死一伤想起令人感伤,“如果真的如传闻般,他(指生还者)是兇手,那幺,他还是弒兄的冷血兇手。”生还者曾与3死者口角被扣的生还者,事后承认曾与3名死者发生口角,因此警方目前也还在调查死者与伤者之间吵架的原因。东北区警区主任颜康民助理总监说,来自缅甸的20余岁生还者接受民防部队拯救人员包扎头部伤口时,曾向警方透露事发前,3名死者与他确实有发生口角。“警方也在案发现场找到医治哮喘病症的药物,所以不排除其中一人为哮喘病患的可能性。”他指出,警方週二上午9时35分接获这宗命案的投报后前往调查,推测事发时间相信是投报的半小时前,即是上午9时许。3名缅甸籍的男死者20余岁,警方的鉴证组人员也发现3名死者都被利器割喉,而且3名死者的身上至少有3道伤痕。常有朋友到宿舍找3外劳案发地点的居协主席苏应鸿说,这些外劳在公寓当清洁工人,已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最久的已有10年。这幺久以来,他们都不曾发生过争吵,也没有打过架,因此週二早上一听到外劳宿舍发生命案时,他也不是很相信。“当时我有点迟疑,回来一看,才知道是真的。”苏应鸿透露,由于经常有朋友到宿舍找这3名死者和伤者,因此他们也不确定案发时,到底有多少人在宿舍里。据观察,儘管这座公寓的入口处设有保安亭且有保安员驻守,但据称外人若要进入这座公寓,并不会受到阻挠,显示保安并不严密。警:尸体曾遭人移动警方赶到现场时,3名死者当中的2人卧尸在厨房,另一人则惨死在房间里。不过,根据警方初步调查,尸体曾遭人移动过。东北区警区主任颜康民助理总监证实,警方在现场调查后相信,3具尸体陈尸的地点被人移动过。至于移动死者的是兇手还是另有他人,还有移动尸体的目的,则仍需进一步调查。他指出,根据被扣助查的伤者告诉警方,伤者和3名死者皆来自缅甸,而且他们租住在事发地点将近10余年,是该组屋区的清洁及维修工友。他说,警方目前已安排人员通知缅甸领事馆关于该国3名男子遭谋杀的事情,并希望领事馆通知死者家属前来办理认领遗体手续。警冀知情者提供线索东北区警区主任颜康民助理总监透露,警方目前是援引刑事法典302条文(谋杀之处罚)展开调查。不过,警方目前尚末能确定涉案者的真正人数和动机,所以希望知情者向警方提供线索。至于警方在现场寻获的3件利器,即一把切肉刀(Chopper knife)、一把菜刀(Vegetarian knife)和一枝铁棒,是否为凶器,仍有待化验报告出炉才能鉴定。知情者或目击者受促拨打槟州警方的热线04-2822222,联络查案官卡力尔警长。採访手记:访过无数谋杀案也被吓坏血、血、血,到处都处血。3尸割喉命案令在社会新闻前线的我也感到惊讶,谁会想到在约600平方尺的员工宿舍内,满屋都是血迹,而且兇手的行兇手法极之残忍,竟用利器割切死者喉咙,放血至死。从宿舍的木门外留下第一个血迹手印到室内的一片血河,无不让在场者感到呕心,就连训练有素的警犬,也感到不安的在车内狂吠。案中3人死不瞑目,彷彿是在还搞不清楚的情形下,就被兇徒割喉放血,他们的双眼在临死前应该还直视着兇徒,彷彿是要看清楚为甚幺兇徒要用如此残忍的手法杀死他们。案发现场的室内一片昏暗,封闭式的窗户令阳光无法投进室内,阵阵刺鼻的血腥味在室内久久无法散去,就像死者的怨气般在室内徘徊。警方鉴证组人员仅能靠着手电筒的微弱灯光,在室内将写着号码的黄色小牌一个接一个的置放在血泊中。宿舍内的家具大多数还是完整的置放着,显然案发时死者与兇徒没有很大的争执。厨房内的两名死者遗体呈大字型的平排倒在地上,他们的喉咙处一道鲜红且很长的血迹,就好像杀鸡割喉的情况。两把利器分别在两名死者身旁,厨房到处都是血,令在场者举步维艰。曾经採访过无数谋杀案的我,也被这情景吓坏,只能说兇手造案的手法实在太残忍。‧2010.12.0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