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劳政策混乱 人力不足未解 雇主炮轰鞭刑太苛刻

外劳政策混乱  人力不足未解 雇主炮轰鞭刑太苛刻
联合报道:李明珠、蔡碧云

外劳政策混乱  人力不足未解 雇主炮轰鞭刑太苛刻

饮食业迫切需要人力资源支撑运营。政府打算动用重典,包括对窝藏和雇用非法外劳的雇主施予鞭刑。

受访雇主认为政府此举只会起暂时阻吓之效,但根本上还得解决人力资源不足问题。雇主们也认为,政府在外劳政策上朝夕令改,非常混淆,包括现在突然冻结引进外劳,让不少雇主面对员工严重短缺的问题。

鞭刑仅暂时阻吓

来自关丹饮食业者黄先生申诉呐喊:“我们只是需要员工,需要这幺苛刻吗?需要这样被对付吗?”

针对政府冻结引入新外劳、只准重新聘用国内非法外劳,以及窝藏非法外劳若定罪将面对鞭笞刑罚等新措施,黄先生不讳言,此举会对商家起阻吓之效,不过有过于严格之嫌。

被迫聘非法外劳

“政府祭出重炮鞭刑对付,过渡时期内商家的确会怕,但一旦人力资源的根源问题不获有效解决,在情势被迫下,或再铤而走险聘用非法外劳,这样只会让外劳不足课题恶化。”

“我们只是要聘请员工帮忙,也不介意负担高昂的重聘外劳计划手续费用,惟细节不明朗,不懂应从何下手,彷徨无助,需要信得过的代理代为处理,政府政策又朝夕令改,非常混淆,暂时只好处于观望状态。”

“过去一年,因为严缺人力资源问题,饱受困扰,更因此被代理骗走逾2万令吉。”

“我们出到1500令吉都难请本地员工,即使请到,工作态度及责任感欠奉,不比外劳般勤奋及拼劲。”

“一般传统咖啡店,营运流程琐碎繁忙,需聘请至少七八个员工帮忙,除了外劳外,也有聘请来自东马及本地的原住民,但还是不够。”

商家:本地员工太难请

也是来自关丹饮食业的谢先生不讳言,政府祭出的鞭笞刑罚措施,的确会对商家起阻吓作用,但从人力资源源头根治,方为上策,否则外劳课题将没完没了上演。

“非商家过于依赖外劳,而是本地员工非常难请。”

“一般上,商家都愿意为外劳登记重聘非法外劳计划,但同时也需保障,避免非法外劳合法化后落跑,让商家们蒙受成本及人力双重损失。”

马币弱缅劳纷返乡关丹业者人力吃紧

今年2月起,在关丹,陆续出现缅甸外劳大军返乡现象,尤其饮食业及零售业在人力资源方面相当吃紧。

根据饮食业者谢葆沄指出,自缅甸政局稳定后,加上马币疲弱,在其咖啡店服务的缅甸外劳返乡情绪高涨,这个月已有1名专负责泡茶头手的资深缅甸外劳离职,返回祖国创业及组织家庭。

“在还未请到员工之前,我必须亲自掌管茶水及泡茶,又要负责收银,即使出动家庭总动员帮忙,还是分身乏术,累坏。”

“也不知这样的情况,要维持多久?”

李醒农:请不到人制造与园丘业濒停顿

吉兰丹中华总商会会长李醒农受访时指出,政府突然冻结外劳,将会导致制造业、工厂及园丘业陷入困境,许多工作将会因为没有外劳而停顿。 

应开放给特定行业

他说,不是本地公司或商家不要聘请本地员工,而是一些比如割胶工作,本地人不愿意做。 

他希望政府在这方面给予考量,而非完全冻结引进外劳,对于那此本地员工没兴趣的行业,政府应该给予开放。 

他举例,在这之前,其油棕芭申请10名外劳已经获准,可是随着昨天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发出冻结令,整盘计划又被卡住。 

鞭刑如回刑法

谈到鞭刑时,他觉得这样的建议太残忍,而且这充其量也只是商业犯罪,应该只施予罚款或监禁。 

他说,若政府在这方面实施鞭刑,岂不是跟伊斯兰党要实施回教刑事法一样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