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这份工(四)‧王维娜‧刀子嘴豆腐心

妈妈这份工(四)‧王维娜‧刀子嘴豆腐心作为前马华总会长敦林良实背后的女人,杜潘王维娜担过最艰苦卓绝的角色,并非部长太太或是总会长夫人,而是强势妈妈的角色。她曾在诞下大儿子后,旋即扑身到医生丈夫的药房打点一切;当丈夫周旋在风起云涌的政治世界后,忙得不可开交的她还得全心照料孩子。如今随着敦林放下政务笑看风云,自觉不是个温柔妈妈的她,最感恩的是孩子从前对她的宽容。这天早上,採访进行之处就在敦林良实和杜潘王维娜位于白沙罗的大宅内进行,与神采飞扬的杜潘谈得正兴起之际,大病初癒的敦林以其一贯作风,施施然地走下楼来。彼此作介绍、打了招呼之后,敦林就静坐一旁聆听孩子的妈,细说过往种种当妈妈的趣事,默默地望着时而大呼大笑、时而沉思不语、时而自觉内疚的至爱。当初敦林勇闯政界,把这个家的大小事务全交给了太太管理,让他无后顾之忧地在政坛驰骋。两人在管教孩子的方式上早有默契,王维娜透露:“孩子在外头有要帮忙的事,敦林这个父亲一定伸手援助,若然回到家里则100巴仙由妈妈处理!”满分妈妈家中大小事经她一管就是匆匆数十年一晃而过,这个家依然保持得井然有序,我们自是不放过机会要他为她打分数。“敦,杜潘是不是一个好妈妈?”王维娜旋即接腔:“他不敢说的。”继续追问:“若满分是10分,你给她打几分呢?”敦林报以微笑,给了个令人满意的答案:“当然是10分啦!”此话一出,全场哄堂大笑,在场笑得最含蓄的莫过于王维娜,她转过头对对着我,鬼马地说:“你不相信哦?”有了敦林这句话作后盾,外人又怎会质疑这个妈妈在林家的超然地位。“这得看哪个方面了,要是以母亲应尽的责任来打分数,我想,我应该得满分啦!若是说管教孩子的方法,我就觉得本身有不足的地方。”她的不足在哪里呢?“老实说,当时我心里老是想要孩子快些长大,因要忙的事情太多了。”她不讳言:“当时的这种想法,是有点对不起孩子的。”耐不住急性子在那个时候,她常常处于又忙又急的生活状态,难免对小孩子的调皮和吵闹耐不住性子,“总的来说,我的声音比甚幺都强!”趋向失重的生活,令她有意无意间把脾气发泄在两个儿子身上,她亦承认这是错误的示範:“这全都是我的错。”“有一次与长子熙隆在闲聊时,聊到过去我对他们非常严肃,他们都怕了我!”回顾过去对待孩子的种种,再对比4名孙子的现状,她有感当初在各方面都操之过急,“男孩子难免较为调皮,不得不花更多的心机去调教他们,以致有时过了火,只要他们稍做错了事就採取惩罚,稍为懒散就责骂,这其实是不该的。”她叹道:“实在是当时生活太忙碌了,加上本身的火爆脾性,常会做了不对的事。”她感叹:“当时,没人说我做得不对,也不觉得自己教得不好,毕竟两个儿子顺利唸完大学课程,不曾做过让我操心的事。“这些年来确实不曾主动做检讨,那是因为仍未醒悟,也没有机会让我去回想这部份的事情。”趁着这次母亲节,我们让这个祖母级的妈妈一次过回顾昔日,是打开心中的结也好,解除疑惑也罢,这是一个无私妈妈的真情告白。我可以多点温柔换作今时今日的王维娜,她直言:“我会换个方式,以劝告取代打骂。”如同孩子需要训练,妈妈也需要时间学习。“早就知道我是个不够温柔的妈妈了。”她自顾自笑言:“也许自己真的太强势了,连丈夫也不敢要求我多加温柔。”她反问我:“我该对谁去温柔呢?”无求即自得,故此她从未检视温不温柔这回事。“如今回想起来,再从孙子身上体悟到,教导孩子不一定需要很严谨的方法,倒是可以尝试较温和的方式……”她喃喃自语地说:“其实是可以对他们温柔一点的!”新的体悟是自己悟出来,也是通过时间慢慢体会出来的。她坦承自己很严,“即使是斥责也不是需要的。”不管是哪种管教方法,妈妈对孩子的爱是不容置疑的,何况,王维娜也是在母亲的严格要求下,籐鞭下出人才的方式下成长的孩子。“当时,只要我们兄弟姐妹里头有人不听话,就全数被母亲用籐鞭伺候,然而,我从来不埋怨母亲对我管教如此严格,若不如此,也许自己老早就行差踏错了!”但是,针无两头利,凡事皆有两面,正是妈妈这种一视同仁的做法,促使了他们9兄弟姐妹特别同心协力,同时相互监督彼此,“如今,我们彼此都非常关心,最明显的是每逢清明节,大家一定会约齐后,才一同出发扫墓。”明辨是非黑白“严格管教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但父母要拿捏精準,适可而止就行了。”在王维娜严谨管教下的两名儿子林熙隆与林熙杰,又是如何对待她的孙儿孙女呢?深谈之下才发觉,王维娜这对儿子管教下一代的差异很大,一个是轻鬆,一个严谨,“可能只有独子的关係,老大算是放纵孩子;反观,老幺似乎得了我的真传,严厉的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尊重儿子做法“孙子只要经他轻声喝令就会乖乖不敢造次,相当有纪律。”对于次子的教育方法,她说:“我倒是尊重他的做法。毕竟现代年轻人真的很多都不懂正确的生活价值观,所以,我觉得孩子从小就得让他认清楚是非、分明对错才是对的。”“我是属于老派的人,也许过去太过传统,但一定要适时保留传统管教手法,再给适当的空间发展。当下最理想的方式是将传统与新理念去芜存菁融会贯通。”对孩子不抱怨作为政坛强人的太太,她的妈妈角色会否比别人不一样?王维娜想一想,说道:“除了时间少了,我不觉得有何不同。”儘管,社会上的每道眼光就像探照灯般射向这个前马华总会长家庭,但她不认为家里的孩子,就一定要表现得比别人杰出、标青,“我更在乎的是他们有否行差踏错,毕竟要当个社会的楷模。”这是每个妈妈对孩子的期望,但知易行难,“在这节骨眼上,若是要说到做到,当中压力是无形的,也是挺大的。”外界看来像个强势妈妈的她,曾否为孩子伤心流泪呢?“伤心谁都会有过,我又怎能例外呢?”只是,其孩子倒不曾做过任何一件让她伤心欲绝的事。儿子对我更好“扪心自问,两个儿子对我的好,更胜于自己对他们的好。”她默默地回首过去,作了这番告白:“我也不是百分百的对,但很幸运的,得到两个孩子对我的容忍,凡事对我迁就,试问,我还有甚幺好埋怨呢?”时至今日,她内心对孩子尚存有愧疚,“若是一个人内心不曾有过内疚,绝对是假的!”她对孩子最为自责的一点,莫过于当初太过顾虑方方面面,导致孩子必须面对许多压力和不方便。这种内疚,过去和今日的许多母亲也许都曾经感受过,我想,王维娜的孩子一定听得见母亲的声音,也必定了解和体谅母亲的用心良苦。江湖好母女从王维娜身上,我们嗅到强烈的江湖味道,只要江湖有难必定看见她的义薄云天,王维娜直言,这是在妈妈身上看到助人为快乐之本的生活态度,“现在只要有人要我帮忙,我都不会袖手旁观,一定帮到底。”王维娜今年94岁的妈妈萧珍珠,昔日是一名老师,后来因为王维娜的五妹病重,萧珍珠辞职回归故里,待在又小又穷的乡村里,后来更成了整个村的领导,很有江湖地位。曾在槟城卫理公会女子学校接受教育至7年级的萧珍珠,在当时社会来说,算是知识份子,“妈妈学了不少额外常识,正如她没有学过接生,但只要甘榜里有新生儿出世,她定义不容辞免费帮忙接生、沖凉,照料婴儿至满月为止!妈妈如今可是‘儿女满天下’,每当她庆生时,经她亲手接生过的孩子全都从外坡回来为她庆祝。”王维娜欣喜地说,这是非常有福气的事。在妈妈身边兜着转的小王维娜,在村里跑上跑下的童年时光如今成了最甜美回忆,“那时不觉会对自己有啥影响,只觉得在村里没甚幺新鲜事,跟着大人你来我往的,热闹极了!”妈妈热心助人举动其实早就烙印在王维娜的脑海里,以致她后来逢人说满话,全抛一片心,“我向来奉行以诚待人,真心待人之余亦希望他人也是真心待我!”产后3日工作从护士小姐成为医生太太,王维娜表示,当上妈妈亦是自然的事,后来再演变成国会议员太太,当中身为人妻、为人母的压力,是如何去排解及分配照顾孩子时间与配合丈夫的日常活动才是最难的。回想来时路,她说,最艰苦的日子要数老大出生之际,“他是在出世的,你想一下,隔天是甚幺日子?”当时,全国进入戒严状态,“我生完老大回家休养时,由于每天仍有三四个小时解严,在那短短的数小时内,诊所病人蜂拥而至,但碍于诊所助手不能前来上班,我不得不在生产后的第3日就到诊所帮忙了。”甫出世的小林熙隆就放在药房楼上,她不断嘀咕:“我生了孩子也没有人知道啊!”虽然她与病人的关係就像朋友,当时却苦无人知道她的处境。“我若是不帮忙,谁来照料诊所事务呢?”那是王维娜当上妈妈后旋即迈开的第一步,“当时不会认为自己的苦,反而觉得病人很可怜,很想去帮忙他们。”在王维娜身上显现的无我忘我精神,其实就从王妈妈真心帮困开始,这深沉之美一直在小王维娜心中不断发酵,最终酝酿出一脉相承的优秀风範。【热点新闻:2010温馨双亲节】/副刊‧报导:王芷萱‧2010.05.06
上一篇: 下一篇: